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旅游景点 > 资丘九湾大峡谷

资丘九湾大峡谷

关键词:长阳清江九湾,九湾大峡谷,清江大峡谷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湖北鄂西风情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
  • 电 话:13872575518
  • 网 址:http://www.changyang.ccoo.cn/
  • 感谢 hbcy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8220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    资丘镇,隶属长阳土家族自治县。古镇资丘已随着隔河岩大坝的兴建,淹没在漫漫清江水中,如今的资丘新镇迁至桃山,仍沿用原名。据说,那里的原生态文化保存得较为完好。但一切只是据说,我们在网上找不到任何有用的攻略,资丘唯一的九湾景区前些年似乎有开发意向,近年也没了风声。总之,长阳资丘可以说罕有旅行者的足迹,至少不是为大众所知的地方。正因为此,我们选择资丘,作为徒步旅游的第一站。
 
    父亲听说我此次要去资丘旅行,说了一句:“资丘出人才。”此话不假。我在网上搜索“资丘”时,无意中寻到一篇题为《古镇资丘》的网文,是作者的回忆录,文笔优美洒脱,颇具大家风范,惊讶之余我稍作查询,方知作者乃今古传奇的副总编杨如风。不说资丘,在我初中时,全年级成绩最顶尖的头三把交椅,就有两个籍贯长阳的学生稳坐其中。这穷乡僻壤,真可算藏龙卧虎之地。

    从长阳县城到桃山可坐渡船,每天发出四班。为了赶上早晨9:30的头班,我们在宜昌长途客运站坐上6:50开往长阳的客车,一个半小时后抵达长阳县城。时辰尚早,我们便就近吃早点,热干面与小面。热干面不是武汉的专利,宜昌地区的早点铺子大多都有,只是味道大有不同。长阳与宜昌相似,热干面胜在别致的风味,只说芝麻酱,仍是不如武汉。而小面的滋味就相当可口了,面条绵软爽滑,汤水红润透亮,麻麻辣辣的口感恰到好处,一碗下肚,额头就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。




    我们事先在谷歌地球上测过距离,从长阳县汽车站到隔河岩码头,直线走也有7公里,何况这里是山区,于是放弃了徒步的念头。果然刚刚出站,就有做面的生意的妇女前来搭讪,得知到隔河岩码头的价格是每人6元。先前做过功课,到码头几乎只有坐面的这一种方式,春节期间为每人10元,平日为5元。我提出质疑,那妇女急切地表示刚刚涨过价,现在的价格确实是6元。于是吃完早点,登上面的就朝码头出发了。可能因为是早晨,长阳县的汽车并不多,小面的几乎是一路狂奔,七弯八拐,居然行驶了大约20分钟才抵达码头。真要徒步,还不知会走到何年何月了。


    面的最后停在清江河畔的路边,一眼望去看不见码头。司机表示码头就在前方,车不能再往前开了。天空飘起蒙蒙细雨,我们顺着道路往前走去,不过一百米就见到了一处规模较小的码头,再往前一百米便是要找的隔河岩码头了。迎面走来十几个身背旅行包的驴子,走在前面的几人好奇地打量着我们身上的装备,同为驴子,大家自然就有了亲切感。最后有两个女孩忍不住好心提醒:“现在没有船,要等到11点。”我们应道:“是去资丘的吗?”对方又说:“资丘有船,9点半。”想必他们在等待去别处的船只,至于哪里,匆匆擦肩而过,我们也没有时间细问了。

    在码头买好去桃山的船票,价格为21元每人。桃山即资丘镇所在地,也是终点站。这艘夷龙4号并不大,却已经是老乡们口中的“大船”了,可坐百人,当天上座率并不高,不足三成。船尾有木制长椅,可观景。浪花翻飞,江风寒凉,雨雾笼罩中的两岸群山,仿佛水墨泼就,影影绰绰,虚实不定。清江是贯穿长阳东西的长江支流,水质极为清澈,江面宽则数百米,船时而行至窄处,如刀削斧刻般的岩壁仿佛触手可及。




    船只沿途靠站几乎没有感觉,要下船的老乡提前站在船头,然后借船头在岸边轻轻一点的工夫,就跨上岸了。有一处码头很有意境,四周不见人家,下船登上石阶,拾级而上,是一座古老的凉亭。在这样的渡口,不知上演过多少次送别,多少次迎接。


    船行三个小时,抵达终点站桃山。我们离开码头,登上石阶,回头一望,但见江对岸的山峦屏障巍然耸立,直插云霄,小小的桃山码头俯首依偎在山江之间,格外卑微渺小。因为事先联系过资丘镇文化站的田站长,希望他能指点几处可去的地方,所以我们找到老乡问路,对方答:“大约一公里。”我们便开始攀爬石阶,一路往上,累得气喘吁吁。资丘镇盘踞山头,有盘山公路,可租车到镇中心。我们爬了数百米的石阶,终于见到一处小广场,停满了各式中巴,周边有餐馆酒店,想必就是镇中心了。在此处问清了回宜昌市的长途车,42元每人,只有下午2点这一班车。



    田站长接待了我们,并告知保存完好的民居都在偏远的地方,比如九湾。但每天只有一班车从资丘镇发往九湾,即中午1点,当时正好1点钟,想必车子已经离开。而且回程的车每天也只有早上一班,如果包车去,费用估计在百元以上。他又指出,因为季节和天气原因,山中雾气浓重,怕是到了九湾也看不到什么。然后给了我们一个附近的地址,说是唯一保存完好的民居,建议去看看。我们经他指点,到旁边的招待所歇息,但左思右想,心有不甘,大老远跑来,如果只能在资丘的镇中心转悠,岂不是白来一趟?资丘镇本身并无看点,只是普通的国内乡镇。于是我们决定去镇中心问问,一去才知道,到九湾的车下午2点开,还有40分钟时间可以吃中饭。


    为了盯住那唯一一辆去九湾的班车,我们就在对面的餐馆解决肚子问题,一碗豆腐汤,一碗海带汤,两块甜饼,一份炕土豆。大概因为午饭时间已过,除了汤是温热的,其它都是冷的,但也顾不了那么多,匆匆吃完就登车了。车上满是乡民,好些都是毛巾包头的典型土家族打扮,见我们是外地人,不断地投以好奇的目光。不久,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光头走上车,似乎跟谁都很熟,无意中看到了我们,嘴角便露出一丝笑容。不确定他的笑容是何意味,我们没有回应,事后才知道他是司机。此时,一个乡民坐到了我身边,我便问:“这是去九湾的车吧?”旁边的人说是,她露出善意的笑容,用长阳土话问:“你们去搞洪子啊?(你们去干嘛)”我说“去玩”。



 

    中巴车驶出镇子,上了盘山公路。公路很窄,两辆中巴车勉强能并行。公路一边是人工开凿的山体,一边是悬崖峭壁,没有任何防护措施。山路真是九转十八弯,弯道多得不可计数,多是九十度的大弯道,而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也不在少数。越往里面走,海拔越高;海拔越高,雾气越浓。上了半山腰,雾气浓到恐怖,能见度不超过五米。在几乎看不清道路的情况下,司机几乎没有减速,仍是风驰电掣。我们抓紧椅背,大气也不敢出,乡民们习以为常,仍在谈笑风生。路上偶尔会有一辆载满煤块的大货车开来,此时双方便要减速,慢慢地擦肩而过,时而有乡民骑着摩托呼啸而过。每到转弯处,司机必要鸣笛示警。


    我们侧头一望,雾气弥漫山间,白茫茫一片,中巴车仿佛行驶在云端,偶尔雾气变薄,便能望见深不见底的山谷,以及点缀在群山之间的人家。高耸的山峦在雾气中若隐若现,仿佛一群远古的巨灵神,无声地凝视着我们。这是令人窒息的绝境之美!

    将近一个小时后,中巴车进入九湾。司机回头问:“你们在九湾哪里下?”我们哑然。所有的乡民回过头来,好奇地看着我们。车内顿时一阵寂静。我答:“不知道,哪里好看就去哪里。”光头司机姓张,我称他张师傅,他笑说可以喊他“张掰掰(即跛子)”或者“张瘸子”。我却没有看出他腿脚不灵便。听说田站长介绍我们来九湾,我又问他哪里有农家借宿,他便说:“那就去仓颉家(音),他家还在做接待没有?”旁边有人说:“好像前几年就没有了。”他说:“那就去他家,”指指我后边的乡民,“跟他下车,他带你去。明早7:40到路口等我的车。”(他的手机号是13477167758和13094184898,这辆车早晨到资丘,下午回山里,是唯一进出山里的班车)




    在浓重的雾气和蒙蒙细雨中,我们随那位乡民下了车,交给张师傅7元每人的车费。中巴车所行驶的基本是水泥路面(从柿贝村到我们下车的地方之间有一段泥路),路旁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条泥路通往下面的农家,一般都是独门独户,也有两三户在一起。当时雾气太浓,我们只能看到泥路消失在雾气之中,不见房屋。带路的乡民遇到了前来接他的妻子,他们互相帮忙整理背篓,打起雨伞,一边还问:“你们来这里干嘛?”我说:“就是来看看风景。”那农妇笑道:“这里有什么好看的。”就在她说话的当儿,我回过头,发现雾气在风中消散,一座巍峨挺拔的百尺山峰就矗立在我们身后。一种逼人仰视、摄人心魄的美,瞬间征服了我们。须臾,雾气又聚拢来,这位威风凛凛的巨灵神便不知所踪……


    农妇指着坡下的白雾说道:“他家就在下面了。”接着两人就喊:“有客人来了,快出来。”有人应声,我们顺着泥路往下走,带路的夫妻二人住在另一边,在岔口就告辞了。迎出来的农妇从雾气中显身,疑虑重重地打量着我们。我讲了来此的原因,希望能借宿一晚,不料对方面露难色,回绝说:“我们早就不接待外人了,这附近怕是都不好借宿。”交谈了几分钟,原来她男人出门在外,家里只有她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,站在她的角度想想,接待两个完全陌生的年轻人的留宿,有所顾虑也是正常。虽然失望且担忧,我们还是作别了这户人家。

    如果雾气不是这么浓重,道路不是这般泥泞,我们兴许还能找到其他人家借宿,但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,容不得我们再犹豫。刚才农妇指出我们可以顺着公路走回柿贝村,那里有招待所,我在车上时确实看见过。于是我们迅速做出决定,开始沿盘山公路徒步返回柿贝村。实际上,后来想想,这是个明智的决定,并且要感谢那位农妇没有收留我们。因为雾气的缘故,留宿后只能在农家休息,直至第二天返程,什么景色也看不到。而公路的情况尚好,小雨不影响赶路,只是可惜不能拿出单反来照相了。




    于是,我们开始了在悬崖边的漫步。周围除了雾还是雾,但随着山风吹拂,雾气时而散开,时而聚拢,巍峨的群山就在其间时隐时现。漫长的道路上只有我们两人,清冽的山中空气呼入肺中,分外清爽。有时转过一处山腰,雾气就稀薄了,只见崇山峻岭之间,点缀着稀稀落落的农家和田地,这般看去犹如空中楼阁,不禁叹服祖祖辈辈居住在此的乡民,竟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扎根。一畦一畦的油菜花正值盛开的时节,在暮色苍茫的群山中尤为醒目,仿佛有一束阳光照耀在那片土地上。



因为气温很低,我们沿途补充食物以保持热量。虽然只有一条公路,但有时会看到比较宽阔的泥路,为了防止走错,我们有两三次拦住过路的摩托车,找乡民确定柿贝村的方向。这里的乡民都很淳朴,见我们招手必定会停下来,大约见我们只是问路,没有搭车的意思,还露出迷惑的神情。虽然不能拿出单反,但缭绕雾气中的民居实在绝美,我们仍忍不住停下脚步,用手机拍照。可能是季节的原因,这里的山谷中似乎没有溪流,而是铺满了石头,但我们所在的位置太高太远,很难看清。

    就这样绕过一座座高山,不知道走了多少里路,我们面前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农田和民居。这就是柿贝村了。由于雾气稀薄了许多,距离也很近,全部的景色都清晰在目。若是换个晴朗的天气,待到晨曦微露之时,在这里拍摄的田园风光肯定不亚于别处。但雾气也有它的美妙,丝丝缕缕的雾气悬挂在农家的屋顶,真如世外桃源!




    这段泥路不太好走,幸好也不长,等再次踏上水泥路时,我们也来到了旅途的终点——柿贝村的村口。此时为下午5点,我们大约步行了2个小时,7公里左右。这片地方不太像农村,建筑和公路都有点儿镇上的意思了。公路旁边是一家胖仔酒楼,显然是乡民自家修的洋楼,提供住宿和饭菜。我们走到门口,见堂屋的地板亮可鉴人,再瞧瞧脚上脏兮兮的鞋子,不敢随意踏进去弄脏了人家的地板。屋里只有老板娘一人,年纪轻轻,似乎有些拘谨,不太擅长招呼客人。问明白住宿费,一间房30元,我们便去了楼上的客房,居然是个大两室一厅,厅里有沙发和茶几,一间卧室临街,一间卧室外面是墙,另有洗手间,只是缺了厨房。老板娘很快就下去了,我们当然任选一间即可,不过实质上这两室一厅都归我们使用了。


    卧室里的被套和床单都比较新,似乎少有客人来住,洗手间用的是煤气热水器,在这样湿冷的天气,浴霸非常有用。要说有什么不满意的,就是这两室一厅里居然没有电视,我们只能走到楼下跟老板娘一起看电视。于是边看电视,边让老板娘做腊排骨火锅,她麻利地给我们泡上一杯茶,不知是何茶叶,色泽鲜绿,茶汤非常漂亮,口感一流,想必茶叶在这云雾缭绕的山中也是极品。接着她便在厨房里忙上忙下,待到我们饥肠辘辘时,火锅端上来了,配有洗干净的白菜心和菠菜。这顿饭吃得格外香,排骨份量很足,下进去的菠菜口感非常好,我们风扫残云,几乎干掉了所有的饭菜。



 

   吃饱喝足,看了一会儿电视,山中的气温愈发低了。我们告别老板娘,回房间洗去一身的泥泞和疲惫。我打电话给开车的张师傅,告知他我们所在的位置,他表示明早大约8点会经过此处。半夜醒来,有煤车轰隆隆驶过,除此之外都是一片宁静。第二天,我们早早地下楼等车,吃过随身带的食物当早点,又找老板娘要了一杯好茶,暖手暖胃。老板娘说,我们在高处走不容易看风景,去年有群驴子从山谷中溯溪而上,那样看到的景色才最美。


    张师傅的车8点半经过柿贝村村口,我们便登上车,随着他风驰电掣的中巴下山而去。从这里到资丘镇是5元每人。有趣的是,坐在我旁边的乡民,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,路上一直拿着手机看视频听歌,净是吹唢呐弹土琴的乡村乐曲,我瞟到那视频的文件名是“菜调.mp4”。田站长曾提到附近有处民居保存完好,我们便依着地址,找乡民打听而去,结果中途有人指错了路(或是我们会错了意),我们在泥泞的阡陌间跋涉许久,鞋子沾满了泥巴,也未能找到。下山后沿公路寻找,终于远远地望见了。不过我们已去过九湾,再辛苦爬上去观看似乎没有必要了。




    此时已是中午11点,从资丘镇直接回宜昌市的车下午2点出发,于是我们就在镇中心寻了处饭馆用餐。我们点了清江鱼火锅,老板提醒说此时清江鱼只有“一眨长”(即张开的食指指尖到大拇指指尖的距离),但既然到了清江,再吃草鱼火锅也没劲儿,我们还是坚持要了清江鱼。火锅端上来,鱼儿果然小得可怜,但火锅的味道好,便又是大快朵颐。酒足饭饱,时辰尚早,看来要等两个小时了,到小广场见到一辆发往长阳的班车,一问,方知票价21元每人,3小时到长阳。我们掐指一算,加上在长阳转车,与直接到宜昌的票价和耗时基本相等,但此时上车可节约两小时,不必干等,便上了车。


    万万没料到的是,这趟旅程比先前去九湾要艰难十倍。同样是盘山公路,路况却有天壤之别,中巴车几乎是一路颠簸,五脏六腑差点没在体内抖碎,而且整整3小时不消停!这条路唯一好在急转弯处的悬崖边设有路障,看起来比九湾那条路稍微安全点。相比之下,同样是3小时的路程,从清江坐渡船到长阳要平和许多,只是渡船每日只有四班,时间上受限制。




    与到九湾相反,这一路前半程是下山,在驶过清江桥面的时候,到达了海拔最低点,进入鸭子口地界,继而又盘山而上。途中经过一条宽敞的大街,崭新的楼盘、大型超市和商铺出现在眼前,我们几乎断定到了长阳县城,谁料这里只是名叫津洋口的村子!湖北的乡村能有如此气派,我们是头一次见到。不久,中巴就抵达了长阳县客运站,我们立刻买到20元每张的汽车票,沿原路返回宜昌市。


    这一天我们几乎都在长途车上度过,沿途所见,令人感慨。对于九湾的乡民,去资丘算“上城”;对于资丘的乡民,去长阳算“上城”;对于长阳的居民,去宜昌算“上城”。我们早晨还在人烟稀少的大山深处,此刻置身于车马喧哗的城市中心,真像做了一场梦。

    作为出生在城市或者近郊的孩子,长大后到更大的城市去工作生活,再回故乡已是充满感慨;而那些从大山深处,从那云山雾罩、藏龙卧虎之地走出来的孩子,他们穿行在现代化的大都市之中,回首走过的迢迢山路、哺育他的漫漫清江,需要多少舟车劳顿才能再见到的故乡老屋,那种感慨,又怎能以三言两语来表达?



 

   资丘的九湾,就此烙印在我们的记忆里。然而人生有限,故地重游,大多是一种奢望,要看各种机缘了。也许永不再来,也许明天就来。
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长阳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电话:0717-5445818 15337430448 传真:0717-5445818 邮箱:cytls@163.com
地址:湖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龙舟坪镇龙舟大道194号 邮编:443500
Copyright © 2004-2018 长阳微同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京ICP备09021873号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